《张杨导演,我爱你》读后感

2018-11-07 01:43 

要资源?需帮助?关注微信公众号: ehuixuecom

撰文 | 魏迩 朔方
出品 | 网易浪潮工作室
欢迎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订阅查看
昨天,一篇《张杨导演,我爱你》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这篇神神叨叨的文章,不仅让更多人认识了小众文艺片导演张杨,更让大家见识了女文青“小二姐”的杀伤力。
暂且不论这是一篇情真意切的表白文,还是变相控诉骗炮的复仇文,张杨如果真睡了“小二姐”,那就属于婚内出轨。
从管不住漂亮老婆的王宝强,到理直气壮出轨的林丹,再到最近靠电影成功洗白的陈思成,第一狗仔卓伟老师销声匿迹之后,我们几乎很难再看到明星出轨的绯闻了。
今次新闻当事人“小二姐”亲自执笔,聊爆朋友圈,我们才终于可以再聊聊“出轨”这个话题。
你让他感觉自己像个皇帝
在古代,道德感爆棚的中国人,这些出轨的情夫和女人都是要浸猪笼的。现代人有些进步了,开始对男女一视同仁,手段也温和点了,知道哪个名人出轨了就只是朋友圈里转一转,调侃嘲笑一番。
这种病态的围观行为与道德追杀既释放着人们的性压抑,又折射了他们无法回避的焦虑:生怕自己也戴了绿帽子。
2016年8月14日凌晨,王宝强发声明宣布离婚,称妻子马蓉劈腿经纪人 / CFP
而无数的出轨新闻更是从侧面不断证实,婚外情在中国现代社会里其实并不罕见。甚至出乎多数人意料的是,男人包二奶与女人当小三并不一定只是一场金钱与美色的交易,事实上不少婚外情都可能是出于性与钱以外的原因。
小二姐在她的表白文里,无处不透露着他对张杨导演的崇拜:“电影震撼了我的内心”、“你成了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即便是露水情缘,小二姐穷追猛打从云南到北京,张杨导演势必是知道这份崇拜的。
对男人来说,婚外情是一种展示自身男子气概、重新构建伟岸男性形象的方式。
尤其是如果人们普遍默认漂亮女人是男人成功的标志性战利品,又如冯小刚拉着苗苗的小手,要求她在宴会上给大佬们跳一个,“我让她干嘛她就干嘛”,千里送跑到张杨电影拍摄现场的小二姐亦是同理,年轻貌美的小蜜,对男人来说展示了他们的身份与地位。
和冯小刚、张杨一样,城市精英们所处的圈子不仅接受、而且鼓励他们带上自己的情妇到公开场合,让这种畸形关系,变得公开、正常化,甚至还饱受艳羡与赞美,从而建构起他们身为上层阶级的形象和特权地位。
陶喆承认婚后出轨公开道歉,并用PPT讲解了全过程 / 视觉中国
为了更好地满足这种形象需求,年龄较大的男人还会要求小三在参加社交活动时化淡妆,举止端正而不可轻佻,穿昂贵典雅而不是便宜时尚的衣服。让女人显得更为成熟,看起来与她情夫的年龄差距更小。相反,如果情妇到了30岁左右,这些男人们就希望他们的情妇能在外表上下大功夫,显得更为年轻漂亮,如此才能符合自己对理想伴侣的期待。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肖索未博士十年前就曾对中国的婚外情现象展开过研究。在她看来,情妇的这些行为其实是一种性别工作。相比于酒吧女郎的调情与性暗示,这些二奶们是“私人订制”的浪漫亲密关系,更真实、高级,更契合男人的欲望和虚荣心。
二奶们在这种社会关系中,帮助男人们巩固自己的地位和形象,从而换取后者的丰厚经济回报。在肖博士的研究中有男人说,“她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皇帝”,而要达到这一点,就需要所有要求都被满足,所有命令都被顺从。
相比之下,如果小二姐的婚外情对象是个蓝领和低端白领,她的这份感情或许会更有尊严一点。
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出轨是因为在家庭和生活中备受失意与打击,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但主流的社会价值观就认为,钱才能体现男子气概,只有多挣钱才能像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们还有点经济盈余,这些男人可能会选择用包小三的方式来补偿自己在家里和生活里的情感损失。
2013年12月27日,陈思诚与佟丽娅拍戏谈恋爱,自爆拿《北爱》当作结婚礼物 / CFP
比如一些常常出差到广东找小三的香港白领们,考虑最主要的因素就是脾气要温顺。他们在性方面未必多么饥渴,但却非常希望得到异性的陪伴,不仅满足他们的交流需求,创造出一种被倾听和重视的感觉,还能塑造起一个有吸引力、受崇拜的形象。
虽然这些被包养的女人并不是像多数人想象中的小三那么年轻漂亮,但她们却能通过这种情绪安抚工作,为她们的男人重新找回尊严感与价值感,给他们提供精神帮助,让他们活得像一个男人。
出过一次轨他就是渣男
在小二姐的叙述中,如果张杨导演只是享受女粉丝对他的崇拜,他还不是一个出轨的渣男,如果选择睡女粉,甚至哄女粉自己是个已婚的不婚主义者,那就是出轨渣男无疑了。
只不过这位女粉丝宽衣解带前没搞清楚了,一个人出轨只有0次和10000次的区别,他今天可以睡小二姐,他昨天可能睡过小一姐,明天可能会睡小三姐。
2015年10月19日,深圳一女子怒砸宝马20分钟,疑因老公出轨 / 视觉中国
有些人的出轨是基因决定的,比如AVPR1a基因和DRD4多巴胺受体基因,都和人类的滥情程度密切相关。
此外,当科学家们对DRD4基因进行溯源时,他们发现DRD4基因变异早在距今4-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已经出现。这意味着,出轨不仅是来自于远古人类祖先的一份馈赠,还牢牢地篆刻在一部分花心大萝卜的遗传密码里,并传给他们的下一代。
拥有出轨基因,并不代表一个人一定会出轨。但出轨过一次的人,一定会有下一次。
研究表明,在第一段感情中出轨的人,第二次婚外情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3倍。曾被伴侣出轨的人,被新伴侣出轨继续伤害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2倍。而曾经怀疑伴侣出轨的人则更加糟糕,他们会在下一段感情中继续怀疑新伴侣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4倍之多。
出轨者总是在出轨,怀疑者总是在怀疑。
2016年11月17日讯,林丹妻子谢杏芳月初顺利产下一子,林丹却被曝在其怀孕期间出轨 / CFP
出轨这档子事儿简直是诠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完美案例。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演化心理学家金泽智博士(Dr. Satoshi Kanazawa)有一个有趣的论调:一个男子越聪明,就越不可能对他的配偶不忠。金泽智认为自私和态度保守是原始品行,无私和自由主义是更高级的追求,这与智力水平直接相关。
现今社会,那些不能抵御诱惑有外遇的男人往往意味着自控力更差,只能屈从原始本性的操纵,这也透露出他们在智力上的不足。一言以蔽之,出轨的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假如出轨终究无法避免,那么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哪个令人更加难过?
演化心理学家戴维·巴斯团队在调查这个问题时,他发现,大约80%的女性认为比起肉体出轨,精神出轨会让她们更加难过。而对于男性来说,结果却正好相反。大部分男人在得知自己的女性伴侣与别人共度春宵,他们会更加沮丧。
希拉里: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 视觉中国
研究人员在日本、韩国、德国、荷兰和瑞典也发现了同样的差异。在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中,25.9%的人认为说有色笑话也算出轨,其中绝大部分是女性。而一家美国报社在一份关于不忠行为的调查报告指出,在1832个参与调查的美国人中,却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认为一夜情不算出轨。
所以导演回到家,依然是个好丈夫、好爸爸。和很多明星家庭丈夫出轨一样,妻子大多只能选择“原谅”。对于女性而言,配偶在外拈花惹草,她和她的孩子则随时有可能失去他的经济支持。
男人回归家庭,女人遭受唾骂
出轨渣男回归家庭,围观者的谈资自然转移到痴情小三的身上。婚外情中女方的动机常常被外界简化为只是贪财、爱慕虚荣,即便是贪恋导演才华的小二姐,也被网友嘲讽成了“神经质女文青”。
但事实上有很多女性之所以愿意走入这样一段关系,更多的是因为她们非常需要安全感、关系呵护以及不想被社会排斥。
这点在那些来大城市打工的农村女性身上尤其明显。她们在一个新的城市里社会交际非常少,这才会产生对一个可靠男人的依赖。对她们来说,善良和情感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她们想重拾尊严,逃离过去那种单调枯燥还艰苦绝望的打工经历,过上一种相对舒适一点的生活。
因戏结缘、假戏真做的文章姚笛 / 视觉中国
有很大一部分的情妇与情夫都认为他们之间是有感情的,而且打工女和情夫的关系要比城市女性和情夫的关系紧密强烈得多。正如小二姐在表白文中所写,“我们每一次见面,总是那么甜蜜、那么幸福……我特别享受和你的性爱,它让我充满了激情与快乐。”
但是,即使这段关系里双方都投入了感情,婚外情中的女性常常背负比男性更多的苛责与攻讦。她们不仅会选择搬离原来的住址、不参加社区活动来躲避流言蜚语外,甚至忍受情夫的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暴力。
研究发现,有钱人的情妇受到言语侮辱的可能性更大。后者常常提起在关系确立之后,男人们就会开始对她们肆意辱骂。知道争吵无益的情妇们这时也都不得不抑制住怒火,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努力装出顺从的样子认错,好让男人消气、平静下来。
广州一公交站旁,一中年妇女发现老公与一女子的行为暧昧,于是怒气冲冲地冲上前去大打出手 / 视觉中国
而将青春耗在了这么一段不被承认且难以持续的关系里之后,这些小三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就不可避免地充满了忧虑。来到大城市打工的女人很清楚自己不可能长久地与情夫在一起,但在大城市里生活了那么久的她们也从没有想过,还能在家乡再找到一个理想的伴侣。
没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你永远不会是张杨导演睡的最后一个女文青。
参考资料:
[1]Xiao, S. (2009). China's new concubines? The contemporary second-wife phenomen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2]Xiao, S. (2011). The “second-wife” phenomenon and the relational construction of class-coded masculinities in contemporary China. Men and Masculinities, 1097184X11412171.
Associationsbetween dopamine D4 receptor gene variation with both infidelity and sexualpromiscuity. PLoS One, 5(11), e14162.
[3]不是10年,不是50年,是21年,小庄,科学松鼠会
[4]爱乱搞,可能是打开基因的方式不对——出轨变奏曲之五,小庄,科学松鼠会
[5]理性动物,道格拉斯·肯里克,弗拉达斯·格里斯克维西斯,魏群(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8月
[6]上海DNA亲子鉴定业务两年增四倍鉴定结果80%为亲生,上海司法亲子鉴定中心博客,2017年3月
[7]Daniel J. Kruger, Maryanne L. Fisher, Robin S. Edelstein, William J. Chopik, Carey J. Fitzgerald, Sarah L. Strout (2013). Was That Cheating? Perceptions Vary by Sex, Attachment Anxiety, and Behavior.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vol. 11, 1.
[8]GOOD NEWS, CHEATERS: MORE THAN A QUARTER OF AMERICANS THINK ONE-NIGHT STANDS DON'T COUNT,MAXIM STAFF

本文地址:http://www.hkgolevi.com/10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读后感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